首页 >> 永利国际账户冻结了-9.2高分日剧《坡道上的家》火遍全网,只因戳破了婚姻生活真相

永利国际账户冻结了-9.2高分日剧《坡道上的家》火遍全网,只因戳破了婚姻生活真相

2020-01-11 16:26:29

永利国际账户冻结了-9.2高分日剧《坡道上的家》火遍全网,只因戳破了婚姻生活真相

永利国际账户冻结了,已为人母的里沙子,本来就被哭闹不停的婴儿折磨得焦头烂额,却又被选为国民参审员,去法庭旁听一宗「杀婴案」。

尽管很不情愿,但为履行国民义务,她还是去了。

嫌犯名叫安藤水穗,被杀死的是她仅8个月的女儿。

▲安藤恍惚中把女儿丢在浴缸里

跟所有人的第一反应一样,里沙子也觉得:「无论遇到什么烦心事,都不能成为她杀孩子的理由,毕竟她是孩子的亲生母亲。」

抱着不解与反感,里沙子旁听了整个案件。

但在经历过嫌犯丈夫、妈妈和婆婆轮番接受询问,且自己也因为照顾婴儿与家人爆发冲突之后,里沙子对嫌犯的态度发生了转变。

这是最近全网热爆的日剧《坡道上的家》的剧情,目前将近播到尾声。如果还没追起的话,还来得及,肉已养肥,赶紧去补吧。

它改编自日本当代重要女作家角田光代的同名小说。

这里必须要有角田光代的名字,她是近年高产且高质的日本小说家,根据她同名作品改编的,诸如《空中庭园》《第八日的蝉》和《纸之月》,都叫好叫座。

▲日本当代小说家角田光代

《坡道上的家》延续了她一贯的风格:借助人物处境的暧昧混沌,关注女性鲜为人知的内心波澜,反省「家庭」内的人际关系。

不同的是,这次的切入点更生猛:初为人母的安藤,溺死了自己的女儿。

这是第二视角:在审判安藤的过程里,还原「杀婴案」的前后始末。

还有个第一视角,来自旁听席上的「参审员」里沙子。

▲柴崎幸扮演的里沙子

同样已为人母的她,随着庭审不断推进,发现自己的处境竟然与被告席上的安腾高度相似——安藤在育儿所经历的麻烦和痛苦,在里沙子的生活也初见端倪。

两个视角不断交叉:看似在追究安藤溺死婴儿的动机,实则呈现的是里沙子相夫教子时,来自女儿、丈夫与婆婆等外界施加的压力。

比如发生在3岁女儿文香身上的「躲藏事件」。

某次走到半路,文香突然要妈妈抱。但里沙子手里拿了太多东西,只好跟她说回家再抱。可文香不依,坐在地上耍赖。

心烦意燥又不能发火的里沙子就假装离开,躲到街道转角处等女儿跟上。

▲3岁的文香,正处于蛮横任性的阶段

孰料丈夫却在此时出现,纳闷地看着被单独留下的女儿。

「你看到的不是全部!」她想解释,但丈夫眼里满是责备:「你怎么可以把那么小的孩子独自留下?算是虐待儿童了!」

本以为隔天事情就过去了。结果里沙子把女儿送给公婆照顾时,婆婆却温柔体贴地建议让孩子留下过夜,一问之下,才发现是丈夫提议的。

「不知道全部真相的丈夫,到底怎样对公婆描述的前因后果?」想辩解却无从开口的里沙子,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浑身在颤抖。

▲婆婆虽然没正面指责,但言语里却是埋怨

在这部剧里,充满了这种稍有差错、就被贴上「不负责任的母亲」「不负责任的妻子」之类标签的细节。

生活化的细节,既是人们麻痹自己的药剂,也是观众认清真相的秘钥。

比如里沙子的丈夫阳一郎,以及嫌犯安藤的丈夫,都是人们眼中好男人。

不仅因为他们能外出努力工作来养家,也因为他们对家人很体贴入微。像阳一郎,就是个把「别太辛苦哦」、「别太勉强自己」之类安慰妻子的话,挂在嘴边的人。

但事实上,这体贴也只是停留在嘴上而已。啤酒喝完了,他不管妻子如何忙碌,却要求她给自己拿罐新的——哪怕冰箱与他就几步之遥。

比起3岁的女儿,丈夫才是家里的巨婴。

这也让里沙子一再校正自己在家里的定位:从爱人到妻子、再从妻子到保姆。

「把家务打理得一丝不苟、把孩子照顾得无微不至、把丈夫伺候得舒舒服服」——就是她活着的全部价值和意义。

但努力做到最好,是否就真的能让家人满意了?

如果真是这样,阳一郎为什么还在给母亲打电话的时候,抱怨里沙子总是神经兮兮,抱怨家里总是买外面的熟食?

婆婆听了儿子的抱怨后,表面上没有对媳妇有任何怨言,照样帮要去法庭的里沙子带孩子。但和里沙子说话时,话里话外都是埋怨。

一旦把做人标准的主动权交给别人,自己就会彻底失去防御底线的能力。

所以里沙子只能尴尬又抱歉地站在一旁,手足无措、哑口失言。

以至于连女儿文香都知道:妈妈受着奶奶和爸爸的管束,只要在他们面前哭闹,妈妈就管不着她。

我们总说妈妈是伟大的,实际上偏偏是她们在家里的地位最低。

就像剧里那句台词:「自己作为母亲,作为人,都低人一等。」

「等一下:因为这些细节,安藤就把8个月大的女儿扔水里淹死了?」

——难免有人会这样问。

的确,故事里的安藤,距离「完全可怜的标准受害人」很远。

此外,她的丈夫可能与她不睦,但从世俗面而观,却也不是恣意谩骂、恶意欺凌之人;

婆婆固然观念古板,却也知道时代变了,谨小慎微地用自己的步调去配合媳妇;

母亲说话不中听,却也对女儿厌恶自己一事大受打击,不明白做错了什么,只好小心翼翼地互动。

或许安藤的确在承受压力,但这些压力真的足以为她的罪名开脱吗?

从这些角度看,观众会游移,在可怜女主的同时,又觉得她太敏感甚至太矫情。

事实上,法律之外的人文探讨,及女主可怜之余的可恨,都跟角田光代用「溺婴案」做故事开端一样,不过是障眼法。

角田光代真正想做的并非去控诉,而是要还原女性被生活渐渐逼疯的过程。

里沙子在短短十天的陪审内,从自认幸福,到意会出周遭无所不在的小恶意,继而进入疑神疑鬼的状态——她所承受的,正是我们每个人都在不知不觉间承受的负荷。

得承认,角田光代的这种暧昧和模糊,确实容易令批判显得没重心。

但这也正是她的高明之处。

类似安藤这种「不够受害的受害者」定位,与女儿、丈夫和婆婆等人那种「不够罪恶的嫌疑人」情况,不正是一般人常见的处境?

小心说话,却还是被对方误解了意思;想控诉,又担心自己是不是小题大做;自觉委屈,又怀疑起自己是不是太敏感;要求助,又觉得根本没严重到这种地步——

其实我们要的只是小小的同理与肯定,却很难得到,而后便被逼入绝境。

1967年出生于横滨的角田光代,于2005年荣获直木奖(日本大众文学最高奖项)。她与吉本芭娜娜、江国香织三人,被誉为当今日本文坛三大重要女作家。

▲角田光代

角田光代相当早慧。

她很小时就知道书写可以把想法变成文字,并在小学一年级时,就立志要成为作家。

中学之前,她保持着随时随地观察并记录成文字的习惯——这让她养成了观察周遭世界的能力。

升入中学后,关系要好的叔母和父亲相继亡故,不仅促使她比同龄人更早地对死亡与人事产生思考,更让她抽离在「家庭」的概念之外,重新审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。

但如此幽暗细微的风格,并非一朝之功。

从1990年以《寻找幸福的游戏》出道,到2000年初的《明日遥遥》,是角田光代的摸索阶段。

这一时期的作品,充满了与家庭的疏离感,倒是对朋友及恋人热烈满怀,人际关系呈现出一种「准家庭」的状态。

转折期在2003年,与恋人分手的打击,赋予她更多创作灵感,于是有了《空中庭园》。

▲《空中庭园》台版书封面

在这之后,她的作品一直游荡在「家庭」和「准家庭」之间。

《空中庭园》说的是「京桥家」有个「一家人要开诚布公、绝对不能有小秘密」的家规,然而父亲、母亲、女儿和儿子之间,都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。每个人都在维系自己的秘密,又假装自己看上去「开诚布公」。

在这部作品里,角田光代以「秘密」做切入点,质疑「家庭」的暧昧属性。在她笔下,家既是爱和温暖的源头,却也是酝酿仇恨与决裂的开始。

▲《空中庭园》台版书封面

从此开始,「家庭」和「亲情」的暧昧混沌,就成了角田光代的特征,重复出现在她作品里,只不过有的温暖治愈,有的冰冷伤感。

相对温暖的代表作,是获得直木赏大奖的《对岸的她》。

▲《对岸的她》书籍封面

这是三个女性的故事:鱼子和葵是高中同学,两人试图以友谊来对抗周遭所有讨厌的事情,然而现实却困住她们,不让她们走得更远;

出社会后的葵开了一家自己的公司,雇用一名「家庭主妇」小夜子——葵和小夜子这两个看似不相似的人,却在相处的过程中找到了彼此的救赎。

▲《对岸的她》电影海报

角田光代以温柔平顺的口吻,探讨女性的友情、苦闷及孤独等主题,让女性看到成长苦涩的同时,也被赋予面对未来的勇气。

相对伤感的代表作,是在国内知名度较高的《第八日的蝉》。

▲《第八日的蝉》封面

这是个涉及多个敏感题材的故事:婚外恋、未婚先孕、堕胎、诱拐。

身为第三者的希和子,拐走了恋人与妻子的女儿并抚养长大;希和子被捕入狱后,回到亲生父母身边的小女孩并没有比之前更幸福,甚至长大后重蹈希和子覆辙,爱上有妇之夫还怀了孕……

这依旧是个拆解「家庭」的佳作,只不过比《坡道上的家》更偏传奇色彩。

▲2011电影版《第八日的蝉》剧照

但无论温暖还是伤感、日常还是传奇,角田光代对「家庭」之于女性的思考从来没断过。

虽然她笔下的家庭关系极其脆弱,而女性又自我压抑,可总会让人不禁反省:「到底哪里出了错?」

就像《坡道上的家》,知道生活真相的我们,既无法判定安藤有罪,又不能认同她家人的指责。

我们只好停留在暧昧混沌的处境里,审视自己的言行举止、关照他人的内心波澜,反省自我、检讨自我——这或许就是角田光代乐观的地方:

放大生活里的平庸之恶,警醒我们这些观看的局外人,继而为灰暗的人生,开辟一条坦途。

作者 ✎郑三观

编辑 ✎ 清晏

本文首发于奇遇电影:cinematik

欢迎关注奇遇电影,解锁更多影视干货

辽宁快乐十二

上一篇:高质量的爱情,是有话直说
下一篇:可恨!黑心商贩竟然跨省售卖27吨非瘟肉制品